shiorin

不产出,围观用账号。

点图,是【凯莱】并且【有鬼←莱】成分。

P23是P1画完之前的突发脑洞,大概是动画结局/自家学PA相关脑补……(换句话说本来只是要画P1而已所以画的好像稍微有点意味不明)

有点草,感觉有点对不起朋友……|||

……话说,发出去的时候才发现凯莉的发饰忘记画了,我现在撤TAG还来得及吗……

近期练习

9SOP2服装有参考

(依旧是老图)404AR玩狼人杀梗。

凑九人局有指挥官,但是只有一只手出现。

G11可能睡死了。

旧图

含有蝎45、V98K【自家拉郎没有原因】,NTWA,945和ROSOP2表现。

画了贴吧那个小说,雷狮喊老弟卡米尔喊大哥~!(对这是原句)的画面。

感觉会被挂,我就说说就行了,图就不发了,太欠揍了真的太欠揍了,我怀疑我不是雷狮粉。


【G11416】噩梦

*是很久以前的练习(如果有人一直关注我微博就会知道是什么时候哪张图的文字版)所以不打标签,过几天会自己可见。





G11做了一个梦。
之所以知道是梦,是因为G11听见有人断断续续的说话声,这和平时404行动之前在准备的时候一样,很吵,所以没法睡得很香,经常会做清醒梦,那个感觉就和现在一样,她这么想。
梦的内容倒是很简单,G11一个人站在夜晚的s07区某高地上,月亮大得不可思议。这样的话应该是需要我支援的梦,于是G11把抱在怀里的枪拿好,只是下面么也没有。
无论是铁血还是队员。只有一片黑漆漆的森林,仿佛死去的群鸦凝固在夜里,G11试图仔细观察,但依旧一无所获。
难道说是被丢下了吗,想法一冒出来就再也收不回去,G11晃晃脑袋。不会的,只是没有找到她们而已,至少……
那么就跳下去吧,有人说。跳下去的话就可以看清楚了,这只是做梦而已,就,这样跳进森林中心。
梦里的身体轻盈得不像是有沉重骨架的战术人形,手臂延展开来滑进夜里不是难事,G11听着外套下摆在风中抖动的声音,突然捕捉到了不寻常的事物。
有谁躺在那些参差不齐之间。
她睁大了眼睛。
“……快给我醒醒,G11,如果你还想活着回去吃冰淇淋的话,就不要现在睡死。”
什么嘛,还没醒啊,416怎么可能会用这么平和的语气说话。
不过万一——万一是416成功打断了那个M16A1的腿呢?心情很好的话,想必可以要求她温柔地抱自己回去吧。
G11并不想自己又被丢在高地上自己跑回去,现在就这么冷了,后半夜肯定撑不过去。
好想睡觉。
416抬手好像准备直接敲在她脑门上,不要啊很疼的。手伸出去还没碰到对方的手腕就被握住了,G11也握住那只手,脑袋里又开始灌进浆糊,416要是再敲的话,就装作睡着了,好困,好困,好困。
另外一只手果然落下来了,416绝对是用了很大力气,疼得G11忍不住又睁开眼,脸上想必已经肿起来了,太过分了,轻微的烧灼感,再这样根本睡不着。
“你要是没有反应,我才会考虑把你丢在哪里比较好。”
那具身体被击中并将冲击传到416身上时,她以为自己会看到G11扭曲的表情。实际上转过头的时候G11垂着头,在她的命令下才抬起来看人,那张脸显示着G11身体的年幼,和不属于身体的平静,生理性泪水缓缓地流下来,G11把头靠在她胸口,说416我好困。
416所想的也不是多担心也不是你死了才好呢之类的冷酷的事情——意料之外的,她也只是冷静了下来,说你给我醒醒,不要睡着。只要不再被击中,G11去修复就没问题,只要不再被击中,416想,那么现在回去就好了不是吗。
G11握住了她的手。

噩梦终究会醒来。






-fin-

【ROSOPII】不安定

*七图后八图前捏造








“SOPII就拜托你了。”
帕斯卡放下和M4类似的观察用设备,她告诉RO635躺在那里没有醒来的SOPII在做梦。嗨呀,她的反应不像帕斯卡那样是叹息,只是她很好奇SOPII做了什么梦。
就像她,也梦见过AR15,SOPII,或者说,整个AR(anti-rain)小队。
“那孩子有点喜欢逞强,可能看起来会比实际情况好很多,接下来我会专注于M4的修复……大概不能分出精力来照顾她了,就像M16一样,觉得SOPII没法放心啊。”
“……但我不讨厌这点。”
RO635小声地说着,帕斯卡打了个哈欠,遂扯出一个看起来有点像是嘲讽的笑容。
“你还真是喜欢SOPII啊。”
她不否认。
SOPII坐起来的时候意外的心情很好,她看着RO635发出了夸张的一声“哇哦”,又伸出手戳了戳后者的脸。
“是真的RO啊。”
“难不成还有假的。”
RO635终于短暂地移开了视线,她试图委婉地告诉SOPII等会她可以喝一点蔬菜汁——SOPII像是炸了毛的猫一样叫了一声,瞪圆的眼睛皱成个委屈的形状,她知道RO635的话翻译过来就是不喝也得喝。
RO635恐怕永远不能理解对于SOPII来说她的蔬菜汁究竟是什么了。
“呐呐RO635,帕斯卡这次把我叫过去临时检查有什么问题嘛?”
“没有检测到伞病毒,没什么问题。”
她听见自己这么说了。
——“RO!我把M4抢回来了!”
——“唉………啊………?为什么……M4……回答我啊……M4?M4……你怎么了……看着我啊,我是M4 SOPMODII啊……啊……那个家伙……做了什么吗?主脑……主脑……啊啊啊啊……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唔呃!”
——“RO635,指挥官快到了,需要我帮忙照顾一下SOPII小姐吗?”
记忆里自己摇了摇头,将SOPII抱紧了一点。
——“不了,谢谢。”
要是醒来的时候没有同伴在身边,感情接着在断裂的焦躁上开动,那不是对她太过分了吗。
“啊咧……RO635?”
SOPII睁开眼之前已经自行感知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不属于M16或者M4的洗发水和植物的香味,还有手掌和脸颊边上的柔软触感,并没有争端的气息。组成RO635的是橘红、金黄和鸦羽一般的黑,这一眼就能看得出来。RO635明显是一直在注意她的动静,她说,帕斯卡刚才通知我们要去做个临时检查,可能是因为我们都曾经直面对方的主脑,正好你醒了,现在我们一起去吧?
拿着糖对孩子连哄带骗一样的语气。SOPII眨了眨眼,很短暂的闭眼时间内她试图回想自己昏迷之前的景象,很容易地就想明白了——在M4 SOPMDOII那么抓狂的举动面前RO635恐惧的脸,不,可能不太准确,她恐惧的并不是自己本身,大概还是这样的举动的后果。
心智崩溃。
就像她面对梦想家时一样。
于是M4 SOPMODII试图去上这个当,她笑着说,好啊,RO我们一起去吧,我也好久没有见到帕斯卡了呢。
SOPII所做的是关于勇者和恶龙的梦。
勇者M4 SOPMODII手持着结构扭曲的像是巨爪又像是大剑的武器,一路砍过了蒺藜和树丛,她被不知道哪来的什么绊倒在地上,她挣扎了,发出凄厉的惨叫,动用了从牙齿到手指甲的几乎所有力量,挂下来的血肉好像都让这具身体轻了起来,她也昏昏沉沉地走出了这里。
但是离醒来还很远,SOPII看见恶龙的大院内、马厩里、屋顶上都沉睡着人类。反而是厨房里有着把头埋进翅膀的鸽子,有四脚直立着睡的马和大狗,她想摸摸它们——还是打败了恶龙再说吧。 勇者M4 SOPMODII继续向里寻去,一切都静得出奇,连自己的呼吸都清晰可闻。
她继续向里面走着,走廊长得看不到尽头,好像自己这一生都要耗在寻找这条恶龙之上。至于恶龙是不是真的存在,谁知道呢。
名为RO635的人形本不该知道她梦见了什么。或许帕斯卡能从蓝色屏幕上那堆代码里解读出来,可RO635注视的是SOPII紧皱的眉头。她怎么能不安稳地睡个好觉呢,SOPII要是个人类,也不过是个孩子,她不应该如此痛苦。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她握紧了SOPII的手,如果这么做梦里会有名为RO635的同伴和这小小的战术人形一同对抗她的敌人——能让SOPII的梦温和起来,那就最好了,对吗。





-fin-



自家元素组无CP偏安莉洁中心,草稿流注意。

大概有OOC【

很对不起安哥,这次他根本没有正脸,我下次一定会画正脸的,真的,绝对不是不会画他的头发,真的。

【p7pk】逃避行




“来一起玩吧?”

pk知道那孩子一定在计划着什么,她的脑子里总像有个硬糖和奶油的喷泉一样,尽管她看起来并不色彩斑斓。
想得出神的时候就挑了一撮头发来看,是不比婚纱暗多少的银白色。p7也是——不,要说的话是浅紫色,水漂了一样的,只是她穿着那身黑袍,一旦和她一样穿上婚纱就暴露了。就像那孩子的本质一样。
不是天使,是沾着血的,她并不无暇。
这身衣服没有她想的沉重,不如说十分轻薄,类似云,类似冬天哈在窗玻璃上的雾气。她试着捧起旁边准备好的百合,好像什么时候就听过了它的用途,幻想也当然是有的,但大概没有实现,她要挽着的手、要吻的嘴唇不是爱的人,不如说,被线扯着的人形谈什么爱情,她有点想笑。
还有十五分钟就是pk的婚礼了,或许以后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但是p7自己也说了,第一次是最有趣的,所以要留下最好的回忆。
所以在期待什么呢,像人类一样做着泡泡一样脆弱的梦,再美好也无法触碰不是吗。
pk拿起捧花,向打开门的人露出了大概能称之为笑的表情。
这场婚礼不过是表演的开场而已,她很清楚,为了他们想要的东西,这样柔软的掩饰还不知道要持续多久。感到有人替她提起裙子,是个孩子,穿着和她一样的看起来干净得不可思议的轻飘飘的裙子,踏上座无虚席的舞台。
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
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是的,我愿意。
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pk还在想着那个小小的身影,她不在台下,不在,她明明是那么显眼的,她的恶作剧会让她成为焦点。如果不是不愿意,就是还不到时候了,那么是什么时候呢。pk抬起眼,她说,我。
啊,我。我还什么也没说呢,为什么会有人尖叫呢。
手里的捧花被人粗暴地夺走,她听到身后布料摩擦的声音,还有枪响。这衣服美丽而易碎,就像个梦一样,随时会发出像是要弄坏了一样的声音,而后方传来的撕裂现实的呼喊更是让她迷茫了起来。现实?梦境?这就是你盘算的吗,不止是对对方,连己方也一起捉弄?
“pk!”
她转过身,那孩子笑嘻嘻地把打空了的枪扔掉,藏身之处应该就是那无害的百合之间。对自己的伤势毫不在意,随手扯掉了头纱盖在还没听到新娘答复的新郎脸上。和往常一样,她喜欢其他人被吓到的反应并为此更加努力。“pk。”
捧花是幸福的象征,得到捧花的人就会得到祝福,并成为下一位结婚的新娘。
p7得到了自己的捧花啊。
“来一起玩吧。”
她又补充道:“一起逃到谁都找不到的地方。”

“好啊。”
她伸出了手。



fin


好的,看到这里想必也理解了,这就是看立绘讲故事现场(……)至于背景可以理解为战术人形也可以理解为人类设定吧,杀手之类的(比划)原计划是结婚后卧底,结果私奔了这么一回事(……)

箱之中。


因为自己最喜欢这三个人就画在一起了。

并不知道我最开始是想表达什么(……)可能只是觉得这么画会很有趣(……)

没有cp表现不过这三个人怎么来我都吃【

标题和第二张的由来是第一张刚描完线的时候跟人开玩笑说好像被人从箱子里倒出了一样(……)所以随便摸了一下,不会细化了(……)

想看第二季这三个人互动!!(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