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少女修日你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清谁我什么时候发图什么时候装死写什么画什么点赞什么推荐什么。

【血表现注意】

是第八集来临之前(以及平时总因为发型死活不画他而感到很愧疚所以才画)的摸鱼,没法接受哪怕画得一点也不现实的血的人请不要点开P2,把P1当成我的画风然后关掉吧。

“偽の面が枯れ,真実のアイを示す。”

没CP,没CP,没CP。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不是草稿流根本就只是草稿,什么线都没擦干净的那种,时间跨度还很大。

P1台词来自安莉洁短信铃声

P6跨作品注意。

报告老师雷狮他们又到处欺负其他小朋友了,银爵还擅自带宠物来学校(没有)

我好想看元素组三个人动画说点什么啊。

【无CP向】

“那便是无知者的浪漫。”

“我的汤这么好喝吗……你别哭啊。”

随便摸了一下蘑菇汤(←是链接可以点)里面的场景><就不蹭TAG啦!

打扰了!@RICON 


点图,是【凯莱】并且【有鬼←莱】成分。

P23是P1画完之前的突发脑洞,大概是动画结局/自家学PA相关脑补……(换句话说本来只是要画P1而已所以画的好像稍微有点意味不明)

有点草,感觉有点对不起朋友……|||

……话说,发出去的时候才发现凯莉的发饰忘记画了,我现在撤TAG还来得及吗……

近期练习

9SOP2服装有参考

(依旧是老图)404AR玩狼人杀梗。

凑九人局有指挥官,但是只有一只手出现。

G11可能睡死了。

旧图

含有蝎45、V98K【自家拉郎没有原因】,NTWA,945和ROSOP2表现。

【G11416】噩梦

*是很久以前的练习(如果有人一直关注我微博就会知道是什么时候哪张图的文字版)所以不打标签,过几天会自己可见。





G11做了一个梦。
之所以知道是梦,是因为G11听见有人断断续续的说话声,这和平时404行动之前在准备的时候一样,很吵,所以没法睡得很香,经常会做清醒梦,那个感觉就和现在一样,她这么想。
梦的内容倒是很简单,G11一个人站在夜晚的s07区某高地上,月亮大得不可思议。这样的话应该是需要我支援的梦,于是G11把抱在怀里的枪拿好,只是下面么也没有。
无论是铁血还是队员。只有一片黑漆漆的森林,仿佛死去的群鸦凝固在夜里,G11试图仔细观察,但依旧一无所获。
难道说是被丢下了吗,想法一冒出来就再也收不回去,G11晃晃脑袋。不会的,只是没有找到她们而已,至少……
那么就跳下去吧,有人说。跳下去的话就可以看清楚了,这只是做梦而已,就,这样跳进森林中心。
梦里的身体轻盈得不像是有沉重骨架的战术人形,手臂延展开来滑进夜里不是难事,G11听着外套下摆在风中抖动的声音,突然捕捉到了不寻常的事物。
有谁躺在那些参差不齐之间。
她睁大了眼睛。
“……快给我醒醒,G11,如果你还想活着回去吃冰淇淋的话,就不要现在睡死。”
什么嘛,还没醒啊,416怎么可能会用这么平和的语气说话。
不过万一——万一是416成功打断了那个M16A1的腿呢?心情很好的话,想必可以要求她温柔地抱自己回去吧。
G11并不想自己又被丢在高地上自己跑回去,现在就这么冷了,后半夜肯定撑不过去。
好想睡觉。
416抬手好像准备直接敲在她脑门上,不要啊很疼的。手伸出去还没碰到对方的手腕就被握住了,G11也握住那只手,脑袋里又开始灌进浆糊,416要是再敲的话,就装作睡着了,好困,好困,好困。
另外一只手果然落下来了,416绝对是用了很大力气,疼得G11忍不住又睁开眼,脸上想必已经肿起来了,太过分了,轻微的烧灼感,再这样根本睡不着。
“你要是没有反应,我才会考虑把你丢在哪里比较好。”
那具身体被击中并将冲击传到416身上时,她以为自己会看到G11扭曲的表情。实际上转过头的时候G11垂着头,在她的命令下才抬起来看人,那张脸显示着G11身体的年幼,和不属于身体的平静,生理性泪水缓缓地流下来,G11把头靠在她胸口,说416我好困。
416所想的也不是多担心也不是你死了才好呢之类的冷酷的事情——意料之外的,她也只是冷静了下来,说你给我醒醒,不要睡着。只要不再被击中,G11去修复就没问题,只要不再被击中,416想,那么现在回去就好了不是吗。
G11握住了她的手。

噩梦终究会醒来。






-fin-

【ROSOPII】不安定

*七图后八图前捏造








“SOPII就拜托你了。”
帕斯卡放下和M4类似的观察用设备,她告诉RO635躺在那里没有醒来的SOPII在做梦。嗨呀,她的反应不像帕斯卡那样是叹息,只是她很好奇SOPII做了什么梦。
就像她,也梦见过AR15,SOPII,或者说,整个AR(anti-rain)小队。
“那孩子有点喜欢逞强,可能看起来会比实际情况好很多,接下来我会专注于M4的修复……大概不能分出精力来照顾她了,就像M16一样,觉得SOPII没法放心啊。”
“……但我不讨厌这点。”
RO635小声地说着,帕斯卡打了个哈欠,遂扯出一个看起来有点像是嘲讽的笑容。
“你还真是喜欢SOPII啊。”
她不否认。
SOPII坐起来的时候意外的心情很好,她看着RO635发出了夸张的一声“哇哦”,又伸出手戳了戳后者的脸。
“是真的RO啊。”
“难不成还有假的。”
RO635终于短暂地移开了视线,她试图委婉地告诉SOPII等会她可以喝一点蔬菜汁——SOPII像是炸了毛的猫一样叫了一声,瞪圆的眼睛皱成个委屈的形状,她知道RO635的话翻译过来就是不喝也得喝。
RO635恐怕永远不能理解对于SOPII来说她的蔬菜汁究竟是什么了。
“呐呐RO635,帕斯卡这次把我叫过去临时检查有什么问题嘛?”
“没有检测到伞病毒,没什么问题。”
她听见自己这么说了。
——“RO!我把M4抢回来了!”
——“唉………啊………?为什么……M4……回答我啊……M4?M4……你怎么了……看着我啊,我是M4 SOPMODII啊……啊……那个家伙……做了什么吗?主脑……主脑……啊啊啊啊……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唔呃!”
——“RO635,指挥官快到了,需要我帮忙照顾一下SOPII小姐吗?”
记忆里自己摇了摇头,将SOPII抱紧了一点。
——“不了,谢谢。”
要是醒来的时候没有同伴在身边,感情接着在断裂的焦躁上开动,那不是对她太过分了吗。
“啊咧……RO635?”
SOPII睁开眼之前已经自行感知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不属于M16或者M4的洗发水和植物的香味,还有手掌和脸颊边上的柔软触感,并没有争端的气息。组成RO635的是橘红、金黄和鸦羽一般的黑,这一眼就能看得出来。RO635明显是一直在注意她的动静,她说,帕斯卡刚才通知我们要去做个临时检查,可能是因为我们都曾经直面对方的主脑,正好你醒了,现在我们一起去吧?
拿着糖对孩子连哄带骗一样的语气。SOPII眨了眨眼,很短暂的闭眼时间内她试图回想自己昏迷之前的景象,很容易地就想明白了——在M4 SOPMDOII那么抓狂的举动面前RO635恐惧的脸,不,可能不太准确,她恐惧的并不是自己本身,大概还是这样的举动的后果。
心智崩溃。
就像她面对梦想家时一样。
于是M4 SOPMODII试图去上这个当,她笑着说,好啊,RO我们一起去吧,我也好久没有见到帕斯卡了呢。
SOPII所做的是关于勇者和恶龙的梦。
勇者M4 SOPMODII手持着结构扭曲的像是巨爪又像是大剑的武器,一路砍过了蒺藜和树丛,她被不知道哪来的什么绊倒在地上,她挣扎了,发出凄厉的惨叫,动用了从牙齿到手指甲的几乎所有力量,挂下来的血肉好像都让这具身体轻了起来,她也昏昏沉沉地走出了这里。
但是离醒来还很远,SOPII看见恶龙的大院内、马厩里、屋顶上都沉睡着人类。反而是厨房里有着把头埋进翅膀的鸽子,有四脚直立着睡的马和大狗,她想摸摸它们——还是打败了恶龙再说吧。 勇者M4 SOPMODII继续向里寻去,一切都静得出奇,连自己的呼吸都清晰可闻。
她继续向里面走着,走廊长得看不到尽头,好像自己这一生都要耗在寻找这条恶龙之上。至于恶龙是不是真的存在,谁知道呢。
名为RO635的人形本不该知道她梦见了什么。或许帕斯卡能从蓝色屏幕上那堆代码里解读出来,可RO635注视的是SOPII紧皱的眉头。她怎么能不安稳地睡个好觉呢,SOPII要是个人类,也不过是个孩子,她不应该如此痛苦。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她握紧了SOPII的手,如果这么做梦里会有名为RO635的同伴和这小小的战术人形一同对抗她的敌人——能让SOPII的梦温和起来,那就最好了,对吗。





-fin-



自家元素组无CP偏安莉洁中心,草稿流注意。

大概有OOC【

很对不起安哥,这次他根本没有正脸,我下次一定会画正脸的,真的,绝对不是不会画他的头发,真的。

箱之中。


因为自己最喜欢这三个人就画在一起了。

并不知道我最开始是想表达什么(……)可能只是觉得这么画会很有趣(……)

没有cp表现不过这三个人怎么来我都吃【

标题和第二张的由来是第一张刚描完线的时候跟人开玩笑说好像被人从箱子里倒出了一样(……)所以随便摸了一下,不会细化了(……)

想看第二季这三个人互动!!(哭

【14spp1】溺水者






那是鱼尾散布的细碎的光。

潜水镜后spp1的眼睛把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ots14在spp1拒绝上岸后很快就跃入水中——并不管她那身衣服,要说脱掉的大概只有一双长靴。spp1清楚那身漂亮到不像是用来作战的裙子会湿透,会透出ots14同样漂亮的身体曲线,可是ots14不在意,她跳了进来,并且在水花和透明泡泡之间寻到了spp1的位置,并露出了一个微笑。

气泡从ots14的嘴边无声无息地冒出来,spp1看着她摊开的手掌都快没脾气了,这又不是美人鱼话剧表演现场,明明ots14才更像那条美人鱼。

她游了过去,掀起潜水镜吻住了这位即将意外溺水的女性的嘴唇。

ots14呀,她看着自己笑眯眯,橘黄色虹膜被遮得残缺,可她还是注视着spp1。

众所周知,烛光里是不能游动的。

所以啊,spp1就溺死在那双眼睛里了。



fin


【IWS95】失眠症状

IWS2000在看到星星之前已经在心里看着不知道第几群羊飞过去了,盘羊、萨福克羊、隆林山羊、夏洛莱羊、大尾寒羊以及努比山羊再不睁眼都要进化出马和丘比特身边咬着箭带翅膀的——不不,那是鸟吧,而且,羊要怎么进化成马?不不不不,这不行的。

还不如清爽地就这么承认——自己失眠了。

就在IWS2000这么自暴自弃地睁开眼睛时,她对上了残缺的毕宿五和天狼星,不是飞机尾灯或者LED风筝,是95式的眼睛。

噢,她怎么忘了,自己就是因为95式才这么努力地试图让自己睡着的。

95式无论什么时候看起来都有种不可思议的柔软感,即使是醒来也是慢慢地眨眨眼,然后从微微蜷缩的状态中脱出,那双眼睛终于聚焦在她慌张的脸上,于是嘴角也勾起了一点,她说,没关系,我本来就没有睡着。

那是为什么要睡啊……

因为IWS2000白天看起来很累,我想早点睡比较好噢。

我可不是什么黑色双马尾小妹妹……

但是IWS2000来指挥部的时间比较短,也算是后辈吧。

无法反驳。

95式那副招牌微笑更是没办法让人考虑着怎么去反抗……也就只有97式有这个前科了吧,那个IWS2000看来才是还没长大整天缠着指挥官要出去玩的女孩子。啊,难道说有个妹妹就可以得到成长了吗,可惜,说得上是姐妹的也只有AMR5075,而且自己也是妹妹而已。

自己还是,不够成熟啊。

95式笑着说,你们那边数羊啊,我听说是因为谐音,以前97式也试过,不过是数水饺,就是饺子,数着数着数饿了,爬起来叫我起来做夜宵。

嘛,如果是本来就想吃东西,怎么都会想到吃的吧。

IWS2000饿了吗?

没有啊。

那不如我来给你数羊好啦。

哈?

所以现在是95式数羊的回合,老实说,就连声音这点,她也觉得很适合,大概是因为95式是照顾不可靠的妹妹到现在的姐姐吧,虽然这么说IWS2000也不会真的去实行突然的想去申请加入p7队伍的这个疯狂想法,还没成为可靠的人自己说不定就要死了。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延续着刚才奇怪的联想,云朵一样的简笔画绵羊在云层上跳跃,无声无息,是有规律的而不是呼啦一下涌过去。稳稳地落地,从来没有穿过这层实际上说连承重都做不到的水珠团。

十七只羊,十八只羊,十九只羊。

那是柔软但不软弱的存在。

我说啊,95式最开始就像是姐姐吗,不如说,95式一开始就像现在一样像是普遍意义上的姐姐吗?AMR5075也是,因为制造时间就成为了姐姐,所以一定是姐姐的性格吗。

我到底要怎样,才能变成这样令人安心的存在呢。

五十九只羊,六十只羊,六十一只羊。

是不是……指挥官就是……这么觉得,才让我跟95式……住在一起呢?

IWS迷迷糊糊地往95式怀里靠了靠,说过了哪里都是柔软的感觉,或者说这也是95式的可靠来源吧,可以让人安心地沉眠,然后确认了她即将失去意识,低头用最后一句话封死了她才踏进去了的梦境的门。

晚安,IWS2000。



fin


●关于IWS拉郎

这对最开始大概是源于内格夫21,大概是想着探望岳父很方便(?)然后看了看人设,哇超好的好吗,内心温和和稳重,希望自己能成为依靠但是经常面临需要依靠别人的困境和喜欢照顾人,太和谐了吧,∠( ᐛ 」∠)_然后IWS那个我现在印象里一直是ロメオ那个单肩披风,西方骑士和东方大小姐的感觉,觉得超可爱啊,而且其实抛弃彩虹那个彩虹色(……)IWS2000也是一大片白,对我来说配色也很爽,所以就吃了自己的安利(?)

●关于本文的设定

IWS是属于4hg1rf队的(烟)但是因为指挥官的问题睡的是双人床而已。










一段时间以来的原创相关。

最后1P是上一条放不下的摇可乐,勉强蹭个TAG。

直到新年为止的KOKI相关!

最后1P是动图。

本月份的药。

P12午后的梦

“我梦见你已经不在了,AR15。”

P5“我爱你噢,9。”

P67工程文件

P8给他人的插图

15M4主场。

P12胜利姿势脑洞,枪消失有

P3“指挥官,那个……带我打模拟的,很高很漂亮的人形……是谁啊?”
“是你的好朋友噢。”
满级AR15和一级的M4A1。

P4 “他们不会看见的。”

P5给白熊上的15m4文的印象图
——“给予已经离去的你。”

P6不出战时全队一起玩游戏的场合的15m4。

P7茶绘牵手。

P8宿舍梗。

“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P910暑假旧动图

吃我安利好吗????

想看看发这个会不会被屏蔽。


虽然已经不在坑里了

不过还是放一下好了

穿的超暖和的白狼姐姐和雪女☆

G11很多

尤其是416G11

有1645和15M4

P123是连贯的

P10是黑历史但是G11这么多顺便放上来了

我明明是15厨为什么这么多G11


*突然的,阴阳师PARO


"跳啊,我御魂白喂你了?再不跳我们都要被对面的龙抽死了。"

"……是你太非触发不了天狐神火,怪我咯。"

三十五级才点亮被动技能的凯莉小姐沉默了。

“观战的两位,答应我不要随便伤害队友好吗。”

关于雪女漂浮的脑洞

听说lof要倒闭了,随便放点东西。


“你的那气息 并不是所谓的叹息
而是将我温暖的 
无比无比温柔的风喔 ”


突然就想画了,并不能看出来的白狼小姐姐和雪女的不知道在搞什么的死亡梗。

歌词来自镜音的sigh。

实际上只是一幅画还没画完的中途摸鱼

想要同好……